河南固始县潘老四黑社会团伙称霸一方
来源: 天涯杂谈 2019-04-28 13:06:39 点击:
一位受害人的陈述。在中共中央部署深入开展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重要决策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对继续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明确指出,要深入贯彻落...

一位受害人的陈述。

在中共中央部署深入开展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重要决策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对继续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明确指出,要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切实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毫不动摇地坚持依法严打方针,在深化平安中国建设的进程中,继续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对黑恶势力犯罪露头就打,除恶务尽,不能让其坐大、形成气候,以切实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孟建柱强调,部署深入开展全国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中央作出的一项重要决策。各地各有关部门要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完善工作机制。要按照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源头治理的要求,改进社会治理方式,创新立体化社会治安防控体系,严密防范黑恶势力犯罪;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 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要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自此足以证实了中共中央对执法机关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深挖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坚决清除害群之马,维护社会治安大局稳定,所作出的强调性指示。

然而,在河南省固始县境内,由于公安机关未正确履行职权,玩忽职守,规避法律法规规定,置中共中央打黑除恶的重要指示于不顾,不履行法定义务,弄虚作假,隐瞒案情,充当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包庇、纵容黑社会团伙胡作非为、雄霸一方。主要事实如下:

另有打手张华、潘伟、潘治源、郭富强、殷成斌、谢海洋等六人常跟在身边聚众斗殴。以上知名马仔总共1 2人,另外以认干儿子名义豢养的打手还有30多人。

在固始社会混事的人员都知道首先跟的大哥张刚因杀人在逃后,又转到固始县另一大哥张红卫门下,然后在固始县境内称霸一方,欺压民众,混迹于房地产市场、赌场、毒场,牟取私利。2009年前后张红卫和固始县另一名混事大哥双双被公安机关处理,老四独立门户与当时在固始县黑道混事的小野人集团称霸固始县黑社会,在合作过程中产生矛盾后,固始县公安局重拳打击小野人黑社会集团过程中,老四为了雄霸一方,举报了小野人的诸多犯罪事实,使小野人被依法判刑坐牢。老四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固始县黑社会老大,豢养几十个打手,招摇过市,出门办事吃饭都有专门的打手站岗放哨,防范于小野人手下的报复。现在押的原蓼城街道办事处书记夏传斌在法庭现场举证天福集向其行贿100万元非法围标房地产项目。老四豢养多名两劳释放犯罪人员高攀、陈美洋、李明洋等众组织赌博、放高利贷,吃黑敲诈,围标工程积下非法财产数亿元,摇身一变结交权贵和买办官僚非法营利。开始在参与天福集团房地产项目时,以收干儿子名义豢养了四十多名职业打手,为这些打手买房、买车,每年发放工资奖金每人数十万元,这些打手大多是两劳释放人员,吸毒、贩毒、聚众斗殴,聚赌放高利贷等,老四为控制人心,给他们提供毒资毒品,实际操纵他们在固始县及至全国各地进行各种各样的犯罪,据现在西安戒毒所在押的吴新恒交待。通过高攀控制固始县永和慈济等高中不良少年,每次带上百人发钱每人一百元,发毒吸食,把他们带到社会上打架斗殴,不断充实其打手队伍,把罪恶的毒品引入了学校。残害了无数的无辜少年。固始县广大民众深恶痛绝、叫苦连天,却无计可施。老四黑社会集团在转向房地产业后,多次以欺诈、威逼方式,强占土地,强买强卖,获取了巨额利润,参股了天福房地产开发项目,据在押的原蓼城街道办事处书记夏传斌在法庭现场举证天福集团向其行贿100万元非法围标房地产项目。并以此地产项目为掩护,豢养打手,把罪恶的黑手伸向广大民众。

现将固始县黑社会组织头目后,所犯罪事实作如下简述:

一、1998年7月老四家建中原路门面房时,因给他建房的工人刘玉成在施工时不慎失手滑落砖块掉到了小汽车上又弹到了站在旁边的老四头上,老四叫来众打手把刘玉成暴打致伤,并强行索要1万元钱补偿了事。

二、2013年1 0月份,老四拿5万元钱给马仔陈美洋在皇冠夜总会门前和毛明东聚众斗殴,参与人有明星和大壮等人,毛明东又把陈明洋的车砸了以后,经原刑警大队柴大队长调解说情了事。

三.老四害怕小野人的兄弟报复,这几年不管到哪里都带着这帮干儿子打手,到歌吧唱歌,门口都有站成排的打手,装大哥排场,社会影响极坏。2013年6月份,他和众打手去原星光灿烂找女人,在包间玩时极尽污辱欺凌流氓手法被一个女公关骂了一句,老四即把夜总会砸个稀烂,叫老板把所有的小姐、公关服务员叫到大厅,站成几排,每人打一巴掌施展淫威,众人敢怒不敢言,没有人敢报案伸张。可见其黑恶到如此地步。

四、2015年12月19日,晚上11点多钟受害人刘文红醉酒后搭便车从南城回位于香樟苑的家,车上周鹏打电话给闫俊(原固始县前两任县委书记的司机),去接他吃夜宵,闫俊对周鹏说在铂金纯K夜总会下楼梯时被别人欺负了,让周鹏叫人赶快去,周鹏、陈平和罗子三人约跟在后面的闫宾贤、姚鹏一块去夜总会,刘文红当时因醉酒半醒着,隐约听见周鹏语气要去帮闫俊办什么事,在到达秀水公园门口时,刘文红要求下车,周鹏就说:喝多了就回去睡觉,别下去装鬼,先办点事一块送刘文红回家。一路上刘文红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到刘文红又被打架吵醒后,眼见自己做的车上没有人,周鹏等人和一帮手拿凶器甩棍等众人围打在一起,认为是夜总会的痞子行凶,就下车抱住对方不放,被对方迎头一棍打伤,出于自卫的本能也和老四的打手打在了一起。当刘文红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误会的打斗时,就选择了脱离现场,当刘文红跑到夜总会对面马路沿时,被老四从莲花公馆派过来的马仔谢海洋、张德智、王西亚等众人拦住去路,用木棍、钢管等凶器打倒数次,直至重伤昏迷在现场。因潘治源和闫俊争下电梯引发的纠纷,各自约人打架的群体性的斗殴,刘文红因醉酒昏睡被带到斗殴现场,在双方打斗数分钟后,刘文红下车拉架时,被对方误会成参与人员,遭到了对方的攻击,出于自卫的本能性,在头部受伤的情况下而进行的还击几下,脱离现场,在脱离现场后,再次遭到了潘治源通知老四派打手来报复小野人的兄弟姚鹏等人殴打致伤。成为了真正的受害者。

老四错误地把我们当成了他的仇人小野人手下,有预谋、有组织的实施了殴打,在我完全丧失了抵抗力的情况下,心狠手辣的打手欲置我于死地,在我数次无意识的从地爬起来求救,打手又数次痛下杀手。我在夜总会门前向行凶者实施过正当防卫,当我跑到对面路沿时已经离开了发生打斗现场,是在逃跑途中被又一拨人殴打致残,对方应该承担完全刑事和民事责任。潘老四又组织手下赶到现场有沿路公安摄像头为证,我在双方开打几分钟后下车拉架,也被老四打手殴打,被迫防卫脱身后又遭赶来的打手故意伤害致残,也有现场录像为证。

事后老四为了给参与打架的打手张华、岳乾坤、潘治源、郭富强、殷成斌脱罪,捏造事实以:《河南固始县领导司机聚众伤人引发民愤》为题,发到各大媒体头条,利用金钱雇佣网络水军造谣声势,歪曲事实,掩盖是老四打手因长期接受老四灌输见到小野人兄弟就打这一概念,见到姚鹏后,即认定为穆静的人,窜出来就打。姚鹏、周鹏、闫宾宾防卫还击没让对方占到便宜,即调来住在莲花小区的几十名打手赶到现场,先到的几个人围住想离开是非之地的我,用木棍钢管等凶器致我伤残的事实。老四当天晚上又以短信的方式给公安局领导,攻击前两任县委书记,其流氓嘴脸和险恶用心昭然若揭,现在公安某些办案人员受利益驱使,还在听任老四的这些谎言作办案依据,不注重调查,玩忽职守,致使老四的手下张华、岳乾坤、潘治源、郭富强、殷成斌、谢海洋等四十多人逍遥法外,再次逃脱法律责任追究。

我因制止老四打手正在实施的不法侵害行为,先是被凶手打伤耳朵后离开,又被赶来的手持凶器的打手殴打成重伤,躺在医院里几天都没有人过问办案,现在居然被公安机定性为寻衅滋事取保候审。可见固始县公安司法系统对老四为首的黑社会集团有如此强大的保护伞,真是令人胆战心惊!

试问:法在何方!固始县最猖狂的恶势力黑社会集团害群之马,何时才能得到铲除!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何时才能清除!固始县的社会治安大局何时才能稳定!固始县人民期待中央打黑除恶专项决策早日还我们固始县一片蓝天!!!!。

阐述(受害)人:刘文红

�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0�2河南省固始县城郊乡瓦房村新塘村民组,

公民身份号码:413026197508150611.

联系电话:13603760789.

消费观察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消费观察”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消费观察网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消费观察)”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